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美丽心情7

2021-02-03 08:07:33


菜菜子伏着娇躯,身子线条玲珑,腰肢纤细,浑圆的雪臀向后高高撅起来,随着她脖颈的晃动,两瓣娇嫩细白的臀肉也在摇晃着。

王枫看得兴起,从菜菜子口中抽了出来,转到她背后,菜菜子还在跪伏着,王枫双手抓住她的两瓣臀肉拨开,在毛丛中的粉红肉缝中,对准菜菜子的肉洞口就插了进去。

“哎呀,王君……”菜菜子娇呼了一声,差点被冲击得整个伏倒在床上,她双手撑起,感受着王枫火烫的阳具在自己酥痒的肉腔里抽动,菜菜子挺起嫩白的圆臀,向后顶撞了过去,一前一后地迎合着王枫的攻击。

王枫手还是抓住菜菜子的两瓣雪臀,飞快地抽送,没几十下,菜菜子的肉洞里渗涌出了稠粘的淫液,整个肉洞里热乎乎湿漉漉的,王枫的阳具抽动间粘满了粘白的液体。

菜菜子往后挺动着圆翘滑腻的雪臀,雪白的躯体在王枫眼中前后起伏,肉洞里翕张缩紧,王枫感到了一股射精的冲动,他伏下身子,伸手握住菜菜子摇晃的丰满乳房,抽送的速度放慢下来,缓缓地拔出,再深深地挺送进去。

“喔……喔……”菜菜子显然被这节奏刺激得情绪兴奋,这有力的一击,让她心神欲醉,没几下,她就哆嗦起来,身子颤抖,嫩白的圆臀也抖动哆嗦不已。

王枫又奋力地冲击了几下,菜菜子瘫倒在里床上,急促地呼吸着,鼻尖都冒出汗来。

王枫还是抱着,等她平静了之后,才从她的身子里把阳具抽了出来,菜菜子看到王枫依旧硬挺的阳具,她让王枫躺下,拿纸巾擦拭干净,然后温柔地用嘴含住,王枫闭着眼,享受着菜菜子温柔体贴的服务,最后在她的嘴里放了出来。

沈思有时候远远地看到王枫与菜菜子在校道上走着,她就避开了,后来她想我为什么躲避呢,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心里还是揪了一下。

转眼就下雪了,这雪飞飞扬扬地一下,整个校园里都堆积满了,树上,楼顶,操场,校道,一片洁白的世界,人的心情就会暖和温馨起来。

晚上,沈思来到辛键的宿舍,她约好了辛键来那一张磁带,辛键打口的磁带特别多,沈思闲的时候就借来听。敲门进去后,就只有辛键一个人在。

“人都哪去了?”沈思笑着问。她披一件浅灰色的风衣,里面火红的毛衣愈发衬得她肌肤的娇白。

“哦,不知道,闲着乱逛吧,又没事做。老六和老四都几天没见影了,坐。”

两人坐着闲聊,沈思忽然说:“挺冷的,买点酒喝,怎样?”

“酒?”辛键想了想,怎么沈思会想到喝酒了?“好的,你等等。”

他跑到楼下的小卖部,要了瓶啤酒和二锅头,又跑回宿舍。

“来,你喝啤酒。”辛键把啤酒递给了沈思。

“这么看不起我,我要喝二锅头!”沈思笑了。

“行吗?你?”

“呀,咱俩比划比划!”

辛键拗不过她,两人对饮起来。

几杯下肚,肚子里火热火热的,烫着舒服得很。沈思的脸变得粉红,娇嫩欲滴。她说道:“来,唱歌,好久不听你弹琴唱歌了!”

辛键心情暖暖的,也兴奋起来,拿起吉他,就唱了起来:BabyIseethisworldhasmadeyousadSomepeoplecanbebadThethingstheydo,thethingstheysayButbabyI'llwipeawaythosebittertearsI'llchaseawaythoserestlessfearsThatturnyourblueskiesintogreyWhyworry,thereshouldbelaughterafterthepainThereshouldbesunshineafterrainThesethingshavealwaysbeenthesameSowhyworrynow这是一首温情脉脉的歌,辛键不知如何,一开口就冒出了这首歌。等唱了一会,才想了想,该换首欢快的。

他看了看沈思,沈思手托着脸,痴痴地听着,“那时候我们多快活啊!”她忽然站了起来,看着辛键,走到辛键跟前,把辛键手上的吉他拿下,对着辛键吻了下去。

辛键看着沈思,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等沈思的嘴唇触到自己时,他才醒悟过来,双手推开沈思:“思思,你怎么了?”

沈思白嫩的脸通红一片:“要了我,辛键,要了我。”

“不,思思,你醉了,思思!”辛键抓住沈思的胳膊。

“不,我没醉,你不想要我,你不想吗?”

沈思吐气如兰,美艳的脸就贴在辛键的脸上,胸口挺动着呼吸急促,她挣扎着抱住辛键。

“不,我们不能……”辛键喃喃地说着。

沈思的嘴又吻了下去,辛键这回却并不闪避,沈思的嘴吻到了他,带着一丝酒气又有着清香。

辛键的理智在微弱地挣扎着,但佳人在抱,他的生理上起了反应,沈思已经拥着他倒在了床上,嘴唇急切地索着,手伸向了辛键勃起的裤裆。

辛键仅有的理智泯灭了,他把沈思翻转过来,压在身下,沈思水汪汪的双眼娇媚如花,胸口起伏,鼻子里哼着柔弱无骨的呻吟,急切地望着他。

辛键蓦然想到了当年偷窥到她和王枫作爱的情景,她那洁白美好的身子,她那跳动丰满的玉乳,她那挺动的圆翘白嫩的雪臀,她修长双腿间黑色的毛丛和那条神秘的肉缝,她那媚如骨头的呻吟声……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扯开沈思的风衣,身子伏了下去。

辛键似乎是在梦里一样和沈思热烈地纠缠着,沈思的回应也是热情而浓烈。

床铺在摇晃,沈思咬着牙,在辛键的冲击下,极力地控制着不发出声音,只是鼻子里“咿……咿……唔……唔……”地哼着。

沈思的肉体甜美滑腻极了,这是辛键当时的感觉。辛键从飘动的帘子中向外望去,发现有雪花从窗口飘闪而过。

当一切结束后,沈思穿好衣服,看了辛键一眼,不说一句话,就打开门,悄悄地离开了。

从那以后,她倒是有时候来辛键的宿舍,但和辛键见面时,脸上一切平静如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辛键也当作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他有时候想,那天沈思会不会把自己当作王枫了?

日子如流水般流淌而去,沈思忙着她的考研,辛键很少看到她,也很少见到王枫,他和楚楚在一起,两人决定毕业就找工作,不考什么考研了。

大四的第二个学期,王枫搬回来住了。也就是在这时候,老六和刘威朋出事了。
第十七章 周同江的A计划
沈思答应了周同江的邀请,与他共进晚餐。她开车来到周同江订座的酒店停车时,竟然发现了辛键的车也停着那里。她想着辛键可能也在这酒楼有应酬吧?

停好了车,沈思忍不住拨通了辛键的电话。

辛键果然有饭局在这里,他知道沈思也在此后,显得有些高兴:“思思,待会我接你回去。”

“不了,我自己开车来了,你先忙你的吧,好吗?”沈思本来有些幽怨的,听到他兴奋的语气,心肠就软了下来。

“你在哪个房间吃饭?”

沈思告诉了他,说可能她会很快结束的,坚持说要辛键先应酬他的事情先,她自己走,其实她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见到辛键的。

沈思来到周同江订好的包厢,盈盈坐下。刚才和辛键通了电话后,心情很不错。

她环视了一下,这是个典雅的包厢,空间宽敞,屏风上是仿清代郑板桥的画竹,上面瘦金繁体题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立足本在破岩中。千磨万炼仍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饭席旁并排放着两张长的软沙发,顶上装饰着几串华丽的吊灯,发出晕黄的光环。

“地方不错呀!”沈思看着周同江。

“那是,那是,是一个朋友开的店子。”周同江点点头,对沈思的赞扬深感愉快。

他今天领带打得整齐,容光满面。开局不错,状态良好。

酒菜已经摆好了,周同江寻思着,计划按照程序进行中,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沈思弄到手。

“那,你喜欢的‘东坡肘子’。”周同江热情地为沈思夹菜。

“谢谢!谢谢!我自己来。”沈思客气地笑了。


周同江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其实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在酒中放了迷药,只要迷倒沈思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他相信越简单的越有实效。加上酒店是朋友开的,做这么一点手脚太简单不过了。

“喝点什么?”

“哦,饮料就可以了。”

“还是来点酒吧?啤酒?燕京?青岛?”周同江都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

“那……行,随便,你来好了。”沈思点点头。

“好的,就来燕京吧。”

一切按计划进行,周同江心里告诉自己,别慌张,别急,热豆腐不是那么好吃的。对了,沈思的肌肤应该像豆腐般细滑娇嫩吧!

酒被端上来了,周同江斟倒给沈思满满一杯,自己也来上一杯。

“来,小沈,CHEERS!”周同江举起酒杯。

“CHEERS!”沈思微微仰起头,把酒喝了。

周同江看着沈思白皙的脖颈,缓缓把酒喝光,心跳得厉害。

他忙站起来,又给沈思斟满了酒。

“你今天怎么啦?手都发抖了?”沈思看着周同江斟酒。

“哦,没有没有。”周同江笑了笑。

两人吃着聊着的间隙,沈思又喝了第二杯。

看着计划顺利进行,周同江激动得桌底下的脚都有些抖了,他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沈思吃了点菜,渐渐地觉得头有些昏,她捂着额头,揉了一会。

“怎么啦?”周同江关切地问,当然他想象自己的表情应该是很关切的。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

沈思看着周同江,样子很模糊,好象很遥远,房间顶上灯光似乎旋转着倾泻压了下来。沈思摸了摸脸,没有发烫啊?眼睛,眼睛怎么看不清楚了?

“要不,先休息一下?”周同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沈思正想着,感觉思维聚不到一块了,溃散般地聚拢不来,眼睛也沉沉地下垂,想睡。眼皮太沉重了,太累了,是该休息休息,这么一想,沈思身子就慢慢地倒下了。

没想到这么轻易地就到手了,周同江心中激动万分!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慢慢来,慢慢来,好好地欣赏,好好地享受,他告戒自己。

周同江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沈思跟前,看着沈思倾倒的模样,秀发垂下来披覆着娇红的脸,琼鼻挺直,轻轻地呼吸着,饶是如此,丰满的酥胸还是一起一伏地挺动,修长白嫩的大腿隐藏在裙摆里,形状美好。

周同江伏下身,抱起沈思,柔软的娇躯一入怀中,他立即就有了反应。

他把沈思抱到长沙发上,放直她的躯体。他看着沈思,这个他心目中的女神,今天就这样娇弱地躺在这里任由他摆布,等一会在她身子上驰骋纵横,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这一天他周同江盼望太久了!

尽管等会进入沈思的肉体尽情欢畅,她也许没有反应配合,但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只要进入沈思温暖成熟妩媚的肉体里放纵就可以了。对了,为了有更好的下一步,周同江已经带来了相机,准备在和沈思交欢的时候拍下照片。

但目前他不急,他先要好好地欣赏沈思的身子先。

周同江看着随沈思呼吸起伏的乳房,蹲了下来,他伸出手指,带着些颤抖,把沈思的外衣脱了下来,沈思洁白的双臂裸露了出来,雪白的上身只剩下一双白色的花边乳罩,包里着她高耸的双乳。

多么丰满结实啊!看着沈思挺立的乳房,周同江感叹着。

他抬起沈思的手臂,沈思的腋下一片洁白光滑,腋窝里一丝腋毛也没有。

周同江从背后把沈思的乳罩扣子解开,顿时雪白的胸脯就完全展露在周同江的眼前。由于乳罩褪下带动着摇晃,沈思丰满白嫩的乳房也随之轻轻摇晃着,白嫩的乳沟处荡起了迷人的乳波。

沈思一对白皙娇嫩的乳房,高耸地赤裸裸地呈现在周同江的面前,酥胸上白净而丰嫩的乳房,高高地挺立在胸脯上,两个丰乳颤微微的挺立,随着沈思的呼吸而起伏不停,鲜艳的乳头,象两粒娇嫩的小葡萄,矗立在沈思晕红的乳晕上,令周同江禁不住要含吸。

太完美了,这娇嫩的美女!肌肤真的粉嫩如水豆腐一般!

周同江看着沈思白嫩的乳房和娇嫩的乳头,忍不住喉结吞吐蠕动,咽了咽口水。

“沈思,我来了!好好地疼你,爱你!”

周同江终于伸出手握住了沈思的一对雪白饱满的乳房,触手之处那么滑嫩柔软!轻轻一按,弹性十足!两粒乳头在他的手心里如颗粒般地滑过。

周同江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沈思粉红的小乳头,嫩嫩的软软的,在他的手指中揉动。

“唔……”沈思似乎发出一声叹息。

周同江吓了一跳,转过头去,沈思双眼闭合着,嫩白的脸还是红润一片,并没有醒过来。

周同江双手抚摸着沈思白嫩的乳房,他伸出舌头含住沈思的乳头一阵吮吸,沈思的体香如此令人迷醉!周同江深深吸了一口。

乳头在他的嘴里舔弄,竟然勃起挺立起来。周同江呼了口气,这一阵抚弄,沈思的乳头显得红嫩湿淋。

周同江的手往下摸到沈思平坦细滑的小腹上,手掌放到了沈思微微凸起饱满的阴阜上,软绵绵的还感到透出的丝丝热意。

“该吃正餐啦!”周同江想道,他将沈思的短裙捋了起来。

沈思的两条柔软的大腿轻轻地被分开了,她双腿上穿着长长的透明的高腰丝袜,丰满白嫩的大腿间,只见窄小的白色蕾丝内裤紧紧地包住她那丰满的阴户,内裤旁边露出几根细细黑黑的阴毛。

周同江抚摩了一下沈思的大腿,肌肤真的是白嫩细腻而且极富弹性啊!

“好妹子!大哥来喽!”周同江心里叫道。

周同江抓住沈思内裤的裤头,抬起沈思的圆臀和双腿,要将她的小内裤脱下来,终于要见到沈思神秘的迷人肉洞了!他心情激动,阳具早已经勃起挺立了。

但沈思的内裤竟然脱不下来,周同江一看,原来沈思双腿间肉缝的丰腴使得内裤底部嵌了进去被夹住了。哦,该是怎样的一个饱满的风流肉穴呀!

周同江用力扯了一下,沈思的内裤终于被褪下来了。

这一下子,沈思是一丝不挂地呈现在周同江眼前了!

美丽动人的容颜,豆腐羊肢般白嫩细腻的肌肤,酥胸上丰满坚挺的乳房,纤巧的腰肢,滚圆的臀部,修长结实的双腿间浓黑细密的阴毛,覆盖着那条迷人的肉缝,浅粉红色的肉逢微微地绽开着,可以看得到里面细嫩的小肉唇。

这就是沈思赤裸的身子,沈思美妙的阴户!皇天不负苦心人啊!

周同江心跳加速,口水吞咽着,嘴角跳动,身子发软,好象站不稳似的,他感到阳具一下更加硬勃起来,一抖一抖的,他竟然,竟然泄身了!

“靠,妈的!”周同江一阵气恼,没想到自己这么不济,还没有开始行动自己竟然在沈思赤裸的娇躯面前就射了,但也可见他想得到沈思的肉体的那种冲动急昏的心情。

周同江准备脱下衣服。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把周同江从绮梦中拉了回来。他正在懊恼间,听到这敲门声,不禁火起,他明明事先关照过朋友,禁止打扰的,怎么现在?

“先生,你不能进去!”门外是服务小姐的声音,似乎在劝阻某人。

“为什么不能,你快打开门!”一个男子的声音,好象也些冒火。

“不行的,先生,里面的客人事前吩咐过的。”

“里面是我的朋友,你不开,叫你们经理来。”

周同江一听,这门是要开了,这是什么朋友?门外的人声音他不熟啊。

周同江看了一下四周,忍住欲火,忙套上沈思的裙子,把沈思的衣服拉好。

把沈思扶起来,头枕高,像是累了躺下休息一般,她的内裤胡乱的塞到她的双腿间。然后走过去,把门打开。

周同江只把门拉开一条缝,望外看去,装做很恼怒的样子,不过其实他真的有些恼怒。

“什么事?”

门外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和两名女服务员。那男子看了看周同江:“对不起,我朋友在里面,我想进去看看她。”

“朋友?这里没什么你的朋友,请回吧!”周同江说完就要把门带上。

“慢着。”那男子顶住门,“她早已经来了,思思,思思,你在里面吗?”

他提高了声线。

“思思?”周同江脑门一转,“难道是沈思的朋友?”他把门顶住,说道:“没有人,里面就我一个,你找错地方了。”周同江用力就要关上门。

那男子抬头看了看门牌,“没错,就是这个房间啊?难道思思说错了?”

“行了,行了,先生,不要防碍我的工作。”周同江恼火地说,由于那男子顶住门,他关不上。

那个男子就是辛键了,他陪客户吃完饭,走了出来,想过来看看沈思。

“对不起,请等等。”辛键想到:“思思心思那么细密,不会说错的。”

他拿手机,拨开了沈思的号码。周同江一看,脸色一变,立即伸出手把辛键一推,把门关上。

辛键被推得一个踉跄,这时,沈思的手机接通了,清楚地从刚才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响了几声,但没人接听,被掐断了。

辛键脸色也是一变,立即抢到门前,抓住门把,大声叫道:“开门!”门已经被周同江反锁住了,辛键回头叫那两个小女孩:“快开门!”

那两个服务员显然被辛键的脸色吓坏了,竟说不出话了,有一个还机灵点,说:“我……我……去找钥匙!”就跑开了。

辛键一看,当机立断,撞门!他往后一退,肩膀用力撞了过去。

周同江此时在屋里感到一切都完了,怎么会刚好碰到沈思的朋友,他刚才一见到辛键拿起手机,就觉得今天的事情彻底地没戏了,他把辛键推开,锁上门,跑到房里,去找沈思的手机。

急切当中,沈思的手机响了,在皮包里,周同江扑了过去,已经迟了,当他找到沈思手机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已响了几声,周同江急忙捏断。他在屋里团团转着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到辛键的撞门声:“砰”“砰”“砰”……

周同江下意识的行动是跑过去顶住门,刚起了几步,“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那个男子气势汹汹地闯将进来。


辛键把门撞开,就急冲了进去,看到刚才带眼镜的男子正要冲出来,他一眼就看到沈思正倒坐在沙发上!辛键心里一凉。

周同江一步步退后,辛键慢慢地走了过去,他的眼睛盯着周同江,脑子里却是想着首先是要确认沈思有没有事,然后这个男人不能让他跑掉。

“她怎么了?”辛键沉声问道。

周同江看到辛键这架势,有些害怕,从形体上看,自己就不是辛键的对手。

他吱唔着答道:“哦……喝多了……醉了……”

辛键这时候已经走近了沈思,他也看到沈思呼吸起伏着,但衣服不整一片凌乱,显然那个男子是趁沈思喝醉想非礼她,这是辛键的第一判断。他当然并不知道周同江的把戏。

辛键慢慢地靠近沈思,叫了声:“思思…思思…”沈思当然是没有回应。

辛键一拉沈思的上衣,衣襟松开,发现沈思的乳罩竟然已经脱落。辛键转过头来,眼睛似乎喷出火来。

周同江连忙说:“别误会,我和她没有什么……没发生什么……真的……”

辛键已经扑了过来,一记钩拳重重地击在周同江的下颚上,周同江躲避比不及,牙齿上下撞击,一下向后被大翻到了地上,他眼冒金光,痛苦地呻吟着,爬不起来。

辛键蹲下去抓住他的衣领,厉声道:“起来!”

周同江摇晃着脑袋:“大哥,我发誓!……我和沈思并没有那个…真的……

没有……”

辛键一拳又打在他的脸颊上,周同江的血从口中流了出来。

这时候,门外传来急促杂乱的脚步声,辛键连忙站起来把沈思的衣服扣好,从后抱起她,才发现沈思的内裤从她的双腿间滑落下来,他忙把她的内裤塞到自己衣服的口袋里。转过身来,准备再给周同江一脚。

几个服务员和一个男人已经冲了进来。辛键看了看他们,一言不发,抱着沈思离开了房间。

“哎,这位先生,这……”那个男子显然是管事的,他准备喊住辛键,但回头一看,发现还有一个人躺在房内,想想算了,赔偿就抓躺在地上的那个吧。

辛键抱着沈思上了自己的车,驶向沈思的公寓,一路上,沈思脸色红润,沉陈地睡着。

看样子,沈思还没有遭到那家伙的侮辱,其实辛键也判断得出来,房间里那种糜烂的气味没有,而且刚才在车里,他帮沈思穿上内裤时,也发现沈思的私处干干净净,幸好自己来得恰巧,不然今天沈思就被…只是沈思的肉体毕竟让那无耻之徒看到,辛键就觉得愤愤不已,刚才打的那几拳没有解恨,应该多踢几脚。

现在应该不要让沈思知道得太多,等她醒来只是告诉她差点被那无耻之徒得手,幸好自己来得及时解围了。

辛键打了电话给楚楚,说今天要晚点回去了,楚楚叮嘱他不要喝得太多。他接着又打电话向客户解释了一通。

把沈思抱上楼后,辛键拿来开水,帮沈思擦洗了脸蛋,沈思还是在睡着。辛键叫了她几声,她没有答应,听她的呼吸很正常,就觉得奇怪,什么酒那么厉害。

辛键坐在床上,陪着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感到一阵心痛。

过了好久,沈思才微微张开,她发现辛键坐在床边,觉得有些惊讶:“我怎么?”沈思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是在自己家里。

“哦,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来了。”辛键握着她的手。抬眼看了看时间,快到深夜时分了。

“是吗。我怎么记不起来了,哦,对了,我和周同江喝酒来着。哎,怎么就醉了。”沈思靠近辛键,娇柔地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

“周同江?那家伙叫周同江?”

“怎么啦?是我认识的一个银行的朋友。”

“思思,以后不要和这个人有什么来往。”

“哦?吃醋啦?”沈思泛起微笑。

“不是,是这样的。”辛键觉得还是隐藏去某些情节把一些情况告诉沈思。

“他今天迷昏你,准备对你不轨,幸好我去得及时。”
“什么?”沈思一下子坐了起来。

辛键于是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当然沈思乳罩和内裤被脱的事他隐去不提。

沈思听着听着身子有些发颤,虽然周同江表面看起来不像是这样的人,但她当然绝对相信辛键所说,渐渐地她记起怪不得自己刚喝两杯酒就头晕了,怪不得今天周同江看起来有些紧张……

沈思突然抱住辛键,轻声哭泣起来,辛键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发现此时的沈思是那么地柔弱无助。

“思思,要不要举报他?”

“不,不要……”沈思急忙说道。

辛键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但心里想这个周同江他还是要再去找的。

许久,沈思才稍微平静下来,但还是抱着辛键,肩膀时而抽搐着。

“谢谢你!”她低声说,“今晚能留下来?”

辛键不忍心在此时拒绝她,他想也没想就“嗯”了一声。
第十八章 天涯
老六是宿舍里最小的,但因为他在家里排行第六,大家都叫他老六了。他长得文静秀气,猛一看,像个女孩似的,说话经常脸红,大家都爱取笑他,听说家里上面五个都是姐姐。

老六开始和同乡的一个女孩走在一起,但没有多久就分手了,就再也不谈女朋友了,大家都取笑或是鼓励,但他说还是学习最重要。大家也没见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老六被叫到系里问话,因为事情极为敏感,系里领导在研究如何处理。处分是避免不了的了,但究竟结果如何,大家都无法猜测。

那几天辛键和楚楚去了楚楚家没有回来,楚楚的爸妈出差了,家里没人,他们两个就去偷欢。接到老二的电话,辛键赶了回来。王枫也是不知跑到哪里,虽然他搬回来住,但经常是不见人影的。辛键回到学校后,过好一会,才见到王枫匆忙赶回来。

对于这件事情,辛键感到吃惊,怎么也没想到老六有同性恋的倾向,没想到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自己朋友的身上。他并不对老六有什么别的看法,现在只是担心校园里闹得沸沸扬扬和老六的学位及毕业问题,严重的后果就是到手的学位没了,而且将来在如何在社会上面对的种种问题。

老六倒是显得一脸平静,他说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当初发现自己对女性不感兴趣而走上这一条路,他就想到要面对的种种后果,学位什么的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是担心如何向父母交代清楚。

对于老六,王枫的看法与辛键不一样,他觉得可惜。老六是个挺优秀的男生啊!

王枫记起在哪本书上曾经看过,说原来上帝造人的时候,是男男、女女、男女合在一起的,后来被上帝分开了,于是这些个男男、女女、男女就要找回自己的另外一半。他想,这其中有找错的,那就是离婚了,男女合在一起的,就是正常的有异性之爱的男女,而这男男或是女女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就是老六这样的人吧,就是所谓的同性之恋。

在等待结果中,大家每天晚上都跑出去喝酒唱歌,大家对老六充满担心进而对未来充满惶然,感到一切充满变数,能把握的事情太少了。

老六的处分到底还是下来了,和大家心里所担心的一样,被勒令退学了,学位证没有,但毕业证还是保留,刘威朋的处分也是一样。

老六简单地收拾了行李,打包,大家送他到火车站,相拥而别,想到还没有毕业就送别一个同学,女生们都哭着流下泪水。回来的路上,辛键想着每年毕业的时候,有多少泪水飘洒在车站啊!

那位老师后来听说辞职了。

看着老六空荡荡的床铺,王枫与辛键默然不语,可爱的秀气的老六走了。

毕业离校的日子也就剩下一个月了,大家都百无聊赖,答辩已经通过了,毕业照也拍了,工作大多有了着落,就只等着发证书。蝉声在校园里整日鸣叫,电台里播放的尽是关于毕业祝福的歌曲,空气里流动的尽是离别的愁绪与主题。


辛键无所事事,了解到沈思最后放弃了考研和保送,准备出国了。四年的光阴就要过去,他想起去年六月底看到的一个毕业专辑片,火车站前,下着大雨,大家在送别,人群在哭泣,画面里一个男生在操场上跑着,背后传来的是沈庆的《青春》,坐在宿舍里,辛键一阵伤感,他拿起吉他,弹起了《青春》:青春的花开花谢我疲倦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我心醉却不堪憔悴轻轻的风轻轻的梦轻轻的晨晨昏昏淡淡的云淡淡的泪淡淡的年年岁岁带着点流浪的喜悦我就这样一去不回没有人暗示年少的我那想家的苦涩滋味每一片金黄的落霞我都想去紧紧依偎每一滴透明的泪珠洗去我沉淀的伤悲在那悠远的春色里我遇见了盛开的她洋溢着眩目的光华象一个美丽童话允许我为你高歌吧以后夜夜我不能入睡允许我为你哭泣吧在眼泪里我能自由地飞梦里的天空很大我就躺在你睫毛下梦里的日子很多我却开始想要回家在那片青色的山坡我要埋下我所有的歌等待着终于有一天他们在世间传说青春的花开花谢我疲倦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我心醉却不堪憔悴纠缠的云纠缠的泪纠缠的晨晨昏昏流失的风流失的梦流失的年年岁岁……

平平淡淡里满透着深情与感伤,宿舍里的人一时都静默不语,大家都在感怀心事,追忆着四年的年华,青春有悔或是无悔,转眼间就过去了,时间如流水,逝者如斯夫,回忆的东西到底能有多少,唱过的歌、爱过的人今后是否还能记得吗?

王枫有天夜里和辛键坐在操场,他至今都没有去找工作,他谈到了将来的话题,他说菜菜子也要结束学业回国了,叫他有机会到日本留学,他也在考虑中。

“对了,沈思她还好吗?”王枫不经意地问。

“挺好的,听说要出国了。”辛键在黑暗中看了他一眼。

“哦,是吗?这样挺好的,说实在的,有些对不起她。”王枫吁了口气。

“都过去了,留恋吗?”

“嗯,怎么说呢?只能是向前看吧!”王枫微微一笑,在间或微明的灯光中,他的神情有些落寞。

在这些日子当中,辛键和楚楚有时候在楚楚父母上班的空档,跑回去泡在一起。

楚楚的肉体已经由清涩变得含苞绽放了,双峰饱满高挺,臀部圆润挺翘,青春的气息和逐渐成熟的魅力完美地结合在她美丽的身子上,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令人砰然心动的妩媚。

辛键最爱抱着她,让她骑在身上颠簸,欣赏她跳动坚挺的双乳,爱抚不止。

每每这时,楚楚脸颊酡红,双手撑在辛键的胸膛上,粉嫩雪白的圆臀抬起坐落,上下起伏挺动套弄,有时又左右研磨,酥胸前的两个丰隆高耸的乳房上下摇曳跳荡,辛键抚摸着,捏撮着她细嫩发硬的乳头,肉洞里辛键火热的阳具摩擦嫩滑的肉壁,令她身子酥麻甘美。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52903-1810:07女友的妈妈夹得好紧
点击:43104-0511:42边和男友视频,边骑在我胯上
点击:4706-1315:53疯狂在别离的日子
点击:28704-1516:02妻子献给了行长
点击:12006-0816:00前妻的女同事
点击:6706-1315:51女友上游泳课时
点击:14406-0514:27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
点击:14706-0215:38為了生意!我把老婆讓別人幹了
点击:21005-2217:54上我的小姨子
点击:8706-1115:58漂亮的银行三個女人
点击:8606-1115:47两个淫秽小护士
点击:6206-1115:50列车上的奇遇
点击:9006-1115: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
点击:4006-1315:39姐的雨夜一夜情
点击:7706-0815:58美女警花
点击:5806-1315:50乡下小店小姑娘的绝活
点击:31305-0401:25公司里的公共厕所
点击:11606-0815: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
点击:4606-1115:57清纯的美容师
点击:11206-0514:18万圣节换妻节
点击:5806-1315:44魔鬼身材的小嫂
点击:16506-0514:32老婆被醉奸
点击:17905-2813:36吃了春藥的女友擋不住了
点击:10006-0816:02暴露女友雯雯 网吧暴露
点击:5306-1115:47和旧情人婚礼上的偶遇
点击:23705-1917:31女友在夜店被別人抠到高潮
点击:5706-1315:54火车奇遇研究生
点击:4806-1115:52女友小美「触手游戏」
点击:13806-0514:32婶婶激爱的阴道
点击:5106-1315:52保险业务员
点击:17006-0215:51婚外的高潮
点击:16805-3116:17四女侍一男
点击:7406-1115:55房东大嫂的的快乐生活交流
点击:6706-1315:57俄罗斯女孩真好
点击:5806-1315:49寄宿在老师家
点击:6206-1115:51疯狂极品车模
点击:7506-1315:57排卵期强迫怀孕之旅行
点击:10906-0816:03美女醫生,她的巨乳護士妹妹在偷窺
点击:13006-0815:57妈妈和三个姐妹
点击:9306-1115:53两个女友换着玩
点击:10206-1115:56一时性冲动,找了男按摩师
点击:4906-1315:38跟小表妹’上’一课
点击:13706-0215:43嫁给俩老公的快乐生活
点击:6406-1115:53从少女变娼妇
点击:10006-1115: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
点击:26605-1619:46被工友幹成淫娃
点击:6506-1315:41拜年却变了来上床
点击:5606-1315:51春药香皂
点击:8506-1115:59女同事请到家里来
点击:6606-1315:39新婚夜前,给老爸夺了处女
点击:17605-2217:55泌尿科里的诊疗
点击:5306-1315:48红杏被迫出墙
点击:6106-1315:56四十四位妙龄美女
点击:6906-1115:57漂亮的银行女秘书
点击:11806-0514:19两个老婆
点击:10206-0816:02被輪暴的瑤瑤
点击:14406-0514:25女舞蹈教师
点击:4606-1315:48靓女租客, 极度诱惑包租阿叔
点击:9706-0815:49琳的3P之旅
点击:8806-1115:54我,妻子,和儿女
TOP反馈